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詹姆斯重回骑士不必用忠义来束缚员工

2019-03-09 22:52:06

能够在世界杯期间抢走体育界头条的,恐怕也只有刚刚宣布重回骑士队的勒布朗.詹姆斯了。虽然舆论对他重回骑士已经有了一定的预期,但当他公布重回骑士的决定之后,还是引来了漫天的非议。因为他是当今NBA的球员,却做出了不符合中国人传统道德标准的决定,于是,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将其打上“背叛”“见利忘义”“不可交”“拿别人当垫脚石”“怂”等等一系列标签……

有好事的NBA方面人士将这些人的心态归纳成三种:种是热火队球迷,因爱生恨;第二种是中国传统道德——忠义——的守护者,其中不乏比较一些新生代企业家和管理者(大V用户),认为詹姆斯对球队不忠,对队友不义,又或者,詹姆斯不符合他们世界观里的“英雄”标准,“恨铁不成钢”;第三种是没有什么原因,无论发生什么都会黑的,就是纯黑。

这三种心态种,种比较单纯,很好理解。第三种更单纯,不需要理解。我不太理解也想简单说说的是第二种心态。我不想评价每个人的喜好,毕竟詹姆斯与NBA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商品,每个人都有资格去消费。但这些人消费的同时,折射出一个非常普遍而且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何“跳槽”(在国内)至今仍带有浓厚的贬义色彩?

NBA是一门高度商业化、专业化的生意

从1986年中央电视台次以录像的方式,播放1985年NBA总决赛洛杉矶湖人与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比赛起,NBA进入中国已近30年,除了欣赏到水平的篮球赛事之外,更多人也开始明白一个常识:NBA就是一门生意、一家高度专业化、商业化运作的体育娱乐公司,而每个球队、每场比赛、每个球员、每一篇报道……都是用来被球迷消费的商品,既然是生意,既然有商品,那就少不了买卖,而球员之间的转会签约就是NBA核心的生产要素的流转与买卖。这一点NBA主席、各球队老板清楚、每个球员本身、包括媒体都心知肚明,这也正是NBA这家“公司”得以成功运作数十年的基础。

多年来,国内企业界也一直在提倡商业化与专业化,再大一点叫市场化。市场化是什么?在我理解中,主要的前提就是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有买有卖,有竞有争,只有将买卖自由作为基本的规则,才能在前提上保障竞争公平。

但公平这并不意味着NBA的球队之间水平是相同的,恰恰相反,NBA通过鼓励竞争、市场运作,形成了一个强弱兼具胜败交替的赛事平台。

不是每个球员都能进入豪门

在NBA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中,真正的强队其实是少数,称得上豪门的更是少之又少(职业足球领域也有类似现象)。尼克斯算是半个豪门,因为纽约球市体量大,球队老板钱多,但运作水平相对一般,球队战绩更是时好时坏;公牛算是半个豪门,因为有乔老爷撑着连个三连冠的门面,但整体战绩并不稳定;热火算是半个豪门,因为之前的三巨头曾一度带来了三连冠的王朝希望,但如今也成一纸云烟;马刺算是半个豪门,即便他们过去十五年获得了五个,但没有一次卫冕成功,同时圣安东尼奥市场太小……

豪门的标准有哪些?可以参照一家伟大的公司:持续的高水平的运营管理,的、有影响力的核心员工,伟大的愿景与卓越的老板以及一个体量巨大的市场,这几点缺一不可。因此,放眼NBA历史,真正能撑得上豪门球队的恐怕也只有湖人、凯尔特人……这和过去几十年,卓越公司出现的概率总是少之又少,是相同的道理。

因此,绝大部分NBA球员开始职业生涯时,都没有机会加入洛杉矶湖人队或者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甚至去纽约、芝加哥、迈阿密、圣安东尼奥等,都要看是否足够幸运。绝大部分球员,都要进入密尔沃基雄鹿、夏洛特黄蜂、明尼苏达森林狼、克利夫兰等等。

赛场之外的因素,对球员职业生涯更关键

拿极具争议的詹姆斯举例,作为状元他进入NBA的城市是克利夫兰,然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克利夫兰从一个常年乐透区的球队,变成了总竞争者。但我想提醒的一点是,我们只能看到球员在赛场的表现,而无法了解赛场背后的故事,对于NBA这种级别的赛事,现场比赛只是的一个流程,可以说非常重要,也可以说远没有那么重要,因为很多工作赛前、赛季前都已经决定了,很多命运也因此决定了。

我不想说这些小城市的球队就没有发展,但如果一个球队的管理层不思进取、没有争冠的计划与决心,也没什么问题,因为任何一个NBA球队,只要稍微用心管理,都是会赚钱的。而遗憾的是,这些情况都赛场之外的,都是我们看不到的。如果一个球员想赢总但球队没有太强的欲望,就很难办,因为他没办法站出来公开说这些事情,这也是NBA的职业之处,君不见社交媒体上八卦如牛毛,但球员和管理者都守口如瓶?

不只是詹姆斯,当初加内特也因为无法忍受遥遥无期的平庸,而离开了明尼苏达,加入波士顿拿到了职业生涯的总。甚至再往前,

詹姆斯重回骑士不必用忠义来束缚员工

奥尼尔离开之后,湖人也曾在四年内陷入科比一枝独秀又独木难支境况,如果不是2008年湖人非常意外的拿到加索尔,说不定科比也早就离开湖人了。这也恰恰从另外一个层面印证了,签约球员能看出豪门与普通球队的实力差距,而这一点对于球员来说,当然非常重要。

跳槽不应被赋予太多色彩

我们不妨再回归一个打工者“跳槽”这件事儿上:

与职业球员一样,没有几个求职者在进入职场时,就有机会加入苹果、IBM、腾讯、百度、阿里这样的“豪门”公司,大多数人都要从中小企业甚至创业公司做起,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员工如果想成就一番事业,就必须被公司愿景、老板水平、同事关系、行业发展等等外部因素影响,我本人鼓励充分发挥个体能力,为集体争光,这是毫无疑问的基础,我之前也写过一篇文章《学会为团队加分,而不是等着团队的光芒将你照亮》。但这件事一定要基于双方的意愿,这也正是市场的伟大之处,可以通过自由选择、自由组合、自由淘汰,来完成市场竞争。

ESPN有项名为WAR(类似于胜利贡献值)的数据,显示詹姆斯生涯至今收入1.3亿,如果按照一场胜利贡献平均200万的价码,他该赚到的钱是3.8亿,如果以赛场贡献值来看,詹姆斯近10年廉价的球员之一,甚至从来没有拿过顶新。这恰恰是我们看不到的詹姆斯需要背负的压力。

当我们要求球员以职业的态度打好每一场的比赛的同时,是否也要尊重他们以更加理性的思考,完成每一个事关职业生涯前途的决定?因为这才是我们看到更高水平比赛的基础与前提。

换成任何一个打工者,如果他确实与公司愿景或者发展节奏不相吻合,实际上这种情况是常态,那也应该鼓励他把自己当成一个基本的生产要素,扔到市场上去“议价”,以换取彼此满意的结果。

在这个过程中,没必要拿“忠诚”来绑架一种纯粹从职业发展角度出发的市场化行为,市场化行为的衡量要素不是忠诚,与是利益化。如果一定要讲“忠诚”,对于现代雇佣关系来讲,我提倡“忠诚”应该是双向的。员工既要在合同期限内充分表现自己的能力与能量,企业更要在合同到期前后,为员工着想,只有这样,这才能在上使员工与企业融为一体,创造的业绩。

传统观念中,我们习惯于倡导的“集体、个体第二”,这是完全不适用于市场化、公司化运作的,个中原因,聪明的老板应该都懂。还抱有这种思想的老板,比如去五台山辟谷一周,想想自己打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期望。

我听说有很多企业员工长期不跳槽,一是安逸,二是迫于“道德”压力,总觉得“跳槽”就是对不起公司。其实,但凡理性思考的跳槽,我认为不但要理解,而且要帮助。

在这方面,欧美公司要做得好得多,比如麦肯锡就是典型的愿意帮助员工找到更好工作的雇主,包括香港的很多公司也会在员工离职后积极提供推荐信,因为一个工作合同结束,往往意味着更大合作空间的开始。而这些,在国内非常少见,彼此说坏话到是常见,这都是非常不职业更不专业的行为,所以,这也是卓越公司非常少见的关键原因。

总之,无论是球员转会、还是员工跳槽,都不能简单的将其定义为忠诚或是背叛。因为这背后除了球员、员工本身,球队、企业也同样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

注:本文的“跳槽”仅代表员工正常的职业选择,不代表“跳槽专业户”。(公号 hechuan1101)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