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昆明信息港 > 育儿

权国 2583 雷雨(三)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3:48

权国 2583 雷雨(三)

在费泽军包围的一个山头上,一名帕普特贵族满身泥污的跪在地上,将手中武器首先丢在递上“我投降,我是帕普特的侯爵,我要求得到贵族对待”这名贵族嘴里大喊着,虽然狼狈,但是并不害怕,他就是这支帕普特军的统帅,库迪亚侯爵

说来也是倒霉,这位库迪亚侯爵因为听到费泽军放弃王都的消息,而带着自己的军队匆忙北上,想要抢在所有人前面将费泽人丢弃的王都夺回来,这样他库迪亚就是反攻王都的功臣,可是没想到运气这么差,竟然一头就撞上了位于费泽军侧翼护卫的第五军团

费泽第五军还以为遭遇了帝*,自然是全力以赴,谁知道却是一群半民兵的帕普特义勇军,轻松一战而溃,这名库迪亚侯爵在乱流中慌不择路的带着两千多人跑到了山丘上,结果被追击的费泽军团团围住,发觉已经无路可逃,这名作战精神极差的帕普特军统帅果断选择了投降,因为他是贵族,谁都知道费泽人虽然凶残,但那只是对于平民,对于贵族,费泽人反倒是待遇不错,只要给赎金就可以回去,

“你的性氏,帕普特贵族”费泽将军冷峻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就像是一把矬子割裂皮肤的感觉,就看见一名头上戴着红色十字标记头盔的费泽将军在他面前停住马,眉毛微蹙,目光冰冷上下打量他

“我是帕普特的金罗盘侯爵库迪亚”库迪亚抬起头,想要展现自己身为贵族的身份,顺便看看击败自己的费泽将军到底长什么样,但是他的目光落在这名费泽将军身上,顿时就是一颤,脸色变得就像是纸张一样白。甚至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哦,你认识我?”

费泽将军目光露出一抹猫戏老鼠的驺虐。嘴角微咧一口令人生畏的白牙,配上露在铠甲之外的皮肤。透着一种野兽般的古铜色,更是犹如一头凶兽,就像不少内陆贵族用来形容一个凶徒的形貌一样,目光犹如一把弯刀透着锐利寒气的光,背后的暗红色披风在高原风中扬起,可以看见一只用银线编织的黑山羊活灵活现,

库迪亚身为侯爵,在帕普特军中也算是相当有身份。自然是知道面前的这名费泽将军是谁,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害怕的瑟瑟发抖,黑山羊军团,费泽第五军团长,屠夫纳斯尔拜德,库迪亚现在想哭都哭不出来,要知道会遭遇这个杀神,自己就应该躲在领地内不出来的

这次费泽与帕普特之战,二十万费泽军中。第五军团虽然表现的不如第四和第七军团显眼,但是论及屠杀帕普特人的数量,却是整个费泽军之。其他费泽军攻破防线后,都是朝着帕普特王都推进,就算是沿途劫掠,也是相当有限,只有眼前的第五军团,作为整个推进集群的殿后军,因为没有得到进攻前锋重任而迁怒到帕普特人身上,反正不需要在限定时间内赶到作战地点,干脆就是一路烧杀。以屠戮帕普特人为乐,前前后后。少有二十万帕普特人惨死在第五军团手上

“这么说,你可以给付赎金拉?”

纳斯尔拜德嘴角微撇了撇。按照常规,费泽军对于抓俘虏素来有习惯,在费泽

权国  2583 雷雨(三)

,战俘是奴隶的主要来源,何况这些帕普特俘虏里边还隐约可以看见几个身穿精致铠甲的人,应该是帕普特贵族,论及赎金都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当然,金罗盘家族不缺钱”听到屠夫纳斯尔拜德提到赎金,库迪亚侯爵头点的就先像是小鸡吃米一样,连连表示,只要不杀死自己,钱不是问题

“大人,这个金罗盘家族,我曾经听过”跟在纳斯尔拜德身边的一名费泽军官低声说道“听说是帕普特王国有钱的家族,如果提出赎金的话,少也能有十万,但是我听说这个金罗盘家族只是一个男爵家族的,怎么会有一个侯爵成员”

“我以前就是男爵,因为一些原因才提升侯爵的!”

库迪亚这个时候那里还敢有所隐瞒,金罗盘家族在帕普特王国也算是赫赫有名,只是不是因为爵位,而是因为财富,金罗盘家族所控制的若原,其实是王国西北部地区的一个商业城市,爵位虽然只是男爵,但是以有钱而闻名,

而这一次,从王都狼狈逃出的帕普特国王亲自拜会金罗盘家族,以迎娶金罗盘家族长女的联姻为条件,还直接将这个男爵家族提升到侯爵,并且任命为帕普特第三王军军团长,从声誉到军权全部都送出去,一下就从金罗盘家族获得了五十万金币的支持,金罗盘家族还将多年掌控的如原城守备军2万人加入王军序列,

“可惜了,这次我军不要俘虏“

“什么!”库迪亚脸如死灰

”不过既然是贵族,总是有些例外吧“纳斯尔拜德抬了抬马鞭,语气显出几分犹豫,只是目光中的戏弄更加明显,可是库迪亚已经完全看不见这些,听到费泽军这次竟然不要俘虏,在想到这位第五军团长的作风,库迪亚都快要尿裤子了,

”只要放我回去,我会送来很多的金币“

库迪亚一脸歇斯底里,生死攸关,哪里还关那么多,这个时候就算是让让他去舔费泽人的马靴都干“你们费泽人不是一向都自认钱的吗,那么还在犹豫什么呢,两万,五万,十万,只要你们开个价”库迪亚的肠子都悔青了,他其实只是一个商业城市的领主而已,虽然麾下也有几千名守备士兵,但都不是上过战场的,这次花了大价钱一下征募了两万人,让他的野心也一样膨胀起来,哪里会想到,几万人的部队竟然一下就被打散了,像别人赶鸭子一样漫山遍野的跑,这些费泽人太可怕了,杀起人来简直是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

“就把他的头颅砍下来,然后送回去,这样带着也方便些!”看着库迪亚的脸,纳斯尔拜德脸上冷酷地笑了,向站在库迪亚身后的士兵摆了一下手

他喜欢看人升起希望然后一下破没的样子,玩弄一下这个帕普特小贵族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至少也算是排解了几分因为被安排为大军侧翼的不快,“你。。。。。。”库迪亚侯爵脸色大变,他没想到费泽人竟然不要俘虏,他立即要站起身逃跑,却已经被几名费泽士兵按在地上,一名士兵一剑砍去了他的脑袋,用罐子装好,至于那具还在冒血的无头尸体直接丢到烂泥里没人管。

有了纳斯尔拜德的命令,正在接编俘虏的费泽军都停下了手,在俘虏们一阵慌乱骚动中,费泽军雪亮的长刺枪开始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围拢归来,”一个不留!“费泽军的队长们脸上呈现出异样的兴奋,用刺枪构成的牢笼开始缩小,中间被困住的两千多跟随库迪亚侯爵一起丢了武器的帕普特士兵,一下就像是疯了一样朝着中间拥挤在一起,钢铁长刺枪整排刺入帕普特人的身体,带起一片片的血花,

“一座帕普特王都已经赚的够多了,只有尽快回国才是安全的,传令下去,谁也不准再打着路上携带俘虏的主意”等到再无一个帕普特人站立,纳斯尔拜德下令追击的费泽第五军收回,因为这些帕普特人已经浪费了半天时间,距离中军本队本来二十里的距离,现在已经是四十里,而且侧翼这种位置,往往是容易陷入死战的位置,一旦帝*真的猛攻过来,侧翼一头顶上去,奥目那个混蛋到底会不会救援就只有天知道了

”大人,在不出击,费泽人就要撤了“

看着远处开始收拢的费泽军阵营,副官看向旁边的索尔顿,他们所处的位置距离越一千米作用,属于一块茂密林地边缘,在两人的身后,上万的帝国骑兵集群,随着命令在林地地边缘整齐统一的停下,马蹄重重的踩踏在林地软土上,马蹄来回不安的提起放下,同时带起地上的泥土,将脚下的大地搅成一团泥泞,战马的低沉嘶声此起彼伏,帕普特军的覆灭就在他们眼前上演,但是索尔顿无动于衷的神色无愧其在帝*界的”残狮“之名,这位以擅长坚壁防御的大师,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如果帝*刚才出击,未必就不能多拯救一些帕普特人,但是索尔顿完全无视这些帕普特义勇军,

帝国与帕普特王都的关系,自王都破灭的那一刻,就已经无法回转,现在还需要顾忌帕普特人的感情吗?

王都内的贵族死的多了,整个王国的高等贵族层一夜之间少了百分之八十,对于那位临阵脱逃的国王来说,等于一下手里攥着大把的高等爵位,甚至外界都有传闻,国王陛下放弃王都,其实就是为了将陈腐多年的贵族高层扫荡一空,所以王都被破的损失虽然惨重,但是国王陛下却一下将曾经薄弱的王权加强了数倍

而那些被屠灭高等贵族的产业土地,庄园都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王产,现在国王简直是历代帕普特王中,无论财富还是权力都是的,放弃王都放弃的那样干脆,偏偏现在又百折不挠的竖起反攻王都的旗帜,一副即使面对费泽强势军力,依然丝毫不屈服的姿态,

作为国王的支持力和名望都已经突破了点,现在无论是帕普特的贵族还是平民,无一列外的都尊称其一声“圣王”,谁都看得出来,一旦费泽军撤出帕普特,这位帕普特王完全有能力掌控一切,而个要清算的,可能就是帝国势力,反正都要翻脸,不如现在若削弱其力量,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潮州整形美容费用
潮州整形美容手术
潮州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潮州整形美容医院
潮州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