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昆明信息港 > 美食

八一老豁子小说家园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33:56

一  老豁子原名姓李,是个精明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因为跟人争抢单位仓库保管员的位置被打破了嘴唇,留下一道伤疤,后来,大家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老豁子”。  正因为他受了伤,被认为是“受害”和“正义”的一方,得到了领导的偏向,顺理成章地得到了这个位置。没过几年时间,四十多岁的他不仅掌管着单位的仓库,还掌控了单位下属运输队的加油站。  1978年,头脑精明的老豁子,敏锐地意识到国家政策要变了,主动向单位提出想承包加油站,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私下里给单位领导送了几瓶子本地酒,领导正想抛开这个连年亏损的包袱,就顺水推舟给了他,连上缴的承包费都是象征性的。  几年后,老豁子果真就靠着这个加油站发了家。但发了家的老豁子处事低调,从来不在人前炫耀,也不大手大脚花钱摆阔气。  转眼间,就到了1983年的春天。  那一天下午,单位一把手叫他到办公室对他说:“小李呀,我年龄到了,马上就要退了,这些年,没怎么给你照顾,只是以后换了新领导,恐怕你就没这么安生了。”  老豁子听出一把手话里有话,就接过话头说:“领导,这么多年,我还不是受到了您的呵护,才把一家人的生活保住?我会一直记得您的大恩大德的。”  一把手听到他这样没半点实际用处的客气话,就干脆点明了话题:“你承包油库已经有好几年了吧?”  老豁子心里想:“妈的,终于要跟老子摊牌了,我每年少供应你吃喝花了吗?你要退了,临走再宰老子一刀,真黑啊!”但他不露声色地说道:“领导,已经五年了。”然后就不说话了,他等着一把手的话呢,反正他是铁了心不想出血了。  一把手只好貌似公事公办地对他摊牌:“这五年的承包费,虽说不多,但总要给国家交的吧。而且,这正好五年了,国家经济形势已经大有改变了,你这油库的生意是越来越好,承包费是不是该涨涨了?再说,这还有好多人等着承包呢,你要干不下去了,就让别人干,无论谁干都不能亏了国家的。”  老豁子岂能不知有好多人觊觎着他这个位置,只是当年跟单位签合同时,并没注明承包时间,再加上他不断地散布一些省里有大领导的亲戚,跟单位打过招呼,谁也别想动他之类的话,他私下里再跟领导处理好关系。于是众人就真的以为他的根很深,理所当然地该占着这个肥缺。  眼看着现在自己的生意越来越被更多的人眼馋,领导又跟自己摊了牌。老豁子一边看着那两个硕大的油罐,一边捋着下巴心里暗想,看来这次是几瓶酒解决不了了。  晚饭过后,老豁子拎着一个提包趁着夜色去了一把手的家里……   从那以后,老豁子的汽油柴油生意依旧十分红火,也没有人提转让承包的事了。    二  一眨眼,几年过去了。   1986年春节过后,眼见着老豁子的儿子已经到了该娶媳妇儿的时候了。可是,老豁子一家人从农村来到县城,住的都是单位的房子,老婆和四个儿女都挤在不足十平米的两间平房里,搁哪儿娶媳妇啊?  那时候,有些县城周边农村时有改变土地性质出卖庄基。以老豁子的实力,完全有能力在周边购买一块庄基来盖房子。  可是,老豁子不这么打算,不花钱能干的事,为什么要花钱呢?  单位的院子后边是家属院,家属院的一排房子外边是旧护城河,从房子到河边还有好几米的距离。这地方是单位征用的,却属于用不着的废地段,老豁子看中的就是这一块地方。可是,老豁子的家却并不在这一排房子里,这让老豁子颇费了一番脑筋。  当初,单位盖好家属院开始分房子的时候,大家都愿意往前住,没有人愿意住在一排,因为那一排后边的护城河里的臭水一到夏天就臭气熏天,而且蚊虫四起,连在院里吃饭都吃不成。  分房子的那一天,老豁子一大早儿就急急地赶到单位办公室,十分热心地帮助搬凳子、抬桌子、布置场地,累得满头大汗,看着他那么积极地干活,办公室主任老石就招呼他:“小李,你别干那些重活了,去帮二丫子把号写一下,待会儿抓阄要用的。”  这正中老豁子的下怀,“石主任,这不好吧?待会我也要抓阄的,我去写号,别人会说我作弊的。”  这石主任是从农村出来参加工作的实诚人,听了他这么说,不禁一愣,就说:“那你就先坐着歇歇。”嘴上说着,心里却对老豁子表现出来的诚实很赞赏。于是,老豁子不动声色地坐到了二丫子正在写号的桌子旁边。  二丫子人勤手快,一会就写好了号,她一个一个开始折叠那些纸条。  老豁子对她说:“你看你,折得也太慢了吧,我来帮你。”  二丫子人小心直,正想赶快折好交差,就高兴地说:“好的。”  老豁子一边折一边漫不经心地看了看旁边,平面图上那两间在前面一排,靠着大路的房子的位置上写着5号。他拿起那个写着阿拉伯数字5的纸片,轻轻地折好,好像无意的一样在那上面留了一个浅浅的折痕,扔到了用来抓阄的脸盆里。  接着,他又折了两张,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说:“不行不行,我这不是在作弊吗?算了算了,可不能叫别人说闲话。”说着就离开了那张桌子,去了办公室的门外。  正好有人已经来了,老豁子顺势拦住了大家:“哎哎哎,这会不能进去,刚才石主任说了,正写号呢,当事人不能靠近,这不,我就被赶出来了呢,咱们还是等等吧。”  众人只好在办公室的门外耐心地等候着,一直到二丫子来通知大家进去。  就这样,老豁子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靠前又靠大路的那两间房子。  现在,他却想着一排房子后边那一溜空地了,怎么办?  老豁子绞尽脑汁,在家属院西边的大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天,可他始终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办法。    三  那一天,老豁子回到家里时,几个妇女正在围着院子里的水管子一边洗衣服一边东家长西家短地谈论着。老豁子对她们嗤之以鼻,在他的眼里,这些说东道西的行为不过是女人们无聊时的消遣罢了。  可就在他掏出钥匙插向门锁的时候,他听到了嗓门尖利的吴大嫂说:“他要是不能给人家准备结婚的房子,人家女方就能答应他了?咋地?让老两口和小两口都挤在那一间房子里?晚上在一个尿桶里尿尿?”惹来其他女人一阵肆无忌惮的狂笑。  听到这里,老豁子停下了,慢慢地踱到了水管子附近,故作不知地说:“说人家谁呐?就不怕人家骂你们。”  吴大嫂看见他走过来,就说:“老豁子,你儿子不是也该结婚了吗?你给孩子准备房子了吗?可别像老牛,急火攻心地躺到医院里了啊。”她的话,引得几位妇女一阵大笑。  老豁子这回真的惊讶了,他问:“老牛住院了?咋回事呀?”  “还不是因为没房子给儿子结婚,人家女方非要跟他儿子吹了,孩子回家跟老两口子吵架,埋怨他爹没本事,弄不了房子。老牛,心里一急,就犯了心脏病,被抬到了医院。”吴大嫂一边说,一边叹息,很同情的语气,似乎刚才的肆无忌惮跟她完全没有关系。  “哦?哦!”老豁子一边答应着,一边漫不经心地回转身去开自家的房门,没有人注意到他在低着头想什么。几位妇女接着讨论着老牛家儿子的婚事,时而同情万分,时而义愤填膺,时而神秘莫测,时而慷慨激昂……  第二天,老豁子少见地端了一大盆衣服挤到几位妇女中间去洗衣服,并且自然地加入到了妇女们的东家长西家短里边。话题自然回到了老牛家的事上,吴大嫂说:“这老牛是命不好,你说,人家四口人就能分两间房,可他只有三口人,而且当初还抓到了一排房,真够他发愁的了。”  老豁子接过话茬:“这有什么可发愁的,儿子的婚事是大事,实在是不行的话,我给他想想办法。”吴大嫂说:“你能有什么办法?咋地?把你的房子给了他?”  “哎!你还别说,我可以先借给他一间房,让他儿子先结了婚,以后他再还给我嘛。”老豁子慷慨地说。  吴大嫂听了他这话,说:“你别说,那倒是一个方法,至少先让老牛的儿子把媳妇娶回家。”她停了停,有些迟疑地说:“老豁子,你不会是当真的吧?这房子的事可不是小事,你老婆知道你这想法吗?”  老豁子轻蔑地朝她笑了笑:“这有什么了?都是一块住着的街坊邻居,谁有困难了还不得伸手帮一把?都是公家的房子,还不兴借一借呀?”  说完,他端起那盆没有洗完的衣服,就往家里走。“干嘛呀?你还没洗完呢,不洗了呀?”吴大嫂在后边喊他,他也不理。  一眨眼过了半月。   一天,吃过晚饭,老豁子一家正围坐在家里说着些闲话。就听门被轻轻地敲了两声,接着,“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道缝,一张年轻的脸伸进了门内。  老豁子一看,原来是老牛的儿子,手里还提着一网兜的东西。他连忙站起身来说:“牛儿啊,你怎么来了?你爹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一直说去看看也没有挤出时间。”小牛客气地说:“没事儿李叔,我爹好多了,已经出院了,您不用惦记他。”  “哦,都出院了啊,你看看,我这光顾忙,啥都顾不上。”老豁子说,“快坐快坐。”  小牛拘拘束束地落了坐,一脸笑意,欲言又止。老豁子已经看出来了。那天,他向那帮“大喇叭”一样的娘们儿释放出信息以后,就耐心在家里等着,他焦急地等了半个月,就等着这一出呢。  他故作疑惑地问小牛:“牛儿啊,你对象的事儿咋的了?成了没有啊?”小牛听到他这一问,就万般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叔啊,我这次来就是想求您一件事的,不知道您能不能答应。”  看着事情正按着自己的设计发展,老豁子竭力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激动,故作关心地说:“你说吧牛儿,只要是恁叔能做得到的,我就一定帮你。”见小牛还是拘束地捏着衣角不好意思说话,他接着说:“咱这是前后邻家,远亲还不如近邻呢。我和恁爹又是同事,这都多少年的关系了,你说吧。”  小牛这才吞吞吐吐地说:“是这样的,叔,我不是结婚没房子吗,你家不是有两间房吗?我想先借您一间房结婚用,等结了婚,我再还给您。”怕老豁子不答应,小伙子紧接着说:“我可以跟您立字据,叔。”  老豁子按捺着心里的狂喜,说:“牛儿啊,你结婚是大事,按说,叔该帮你,可是,我一家子六口子人啊,也紧张啊!”  听了这话,小牛赶忙说:“叔,我就结婚用一下,这段时间你可以让我这两个妹妹到我家跟我爹娘住到一块。”  老豁子故意沉思了一会儿,他对小牛说:“这样吧,牛儿,你叫我也考虑考虑,能帮你我一定帮你,我明天给你个回话。”  小牛见一时也无法得到答案,就千恩万谢地回去了。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小牛再次来到了老豁子的家里。  老豁子这次爽快地说:“牛儿啊,我想了想,你这是终身大事,我再困难也得帮你。你回去跟你爹说吧,我同意借房子。”  小牛刚要感谢,老豁子接着说:“你昨天说那个法儿也不合适。”他停了停,小牛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这样吧,我就拿我这其中一间跟你家那一间咱干脆换了,我那另一间就暂时借给你,叫我家的你这两个妹妹和你爹娘一块住着。这样你结婚时,我们老两口和你俩弟弟去你现在的房子里住,你一家人都在这边,大喜的日子,一家人分开也不好看,你看行不行?”  小牛简单一思量,换房就换房呗,自己本来就是一间房又没损失什么,而且,一换一借,在外人看来,那自己就是两间房,有什么不可以的?于是就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看着小牛乐呵呵地离开,老豁子哼着小曲儿跑到商店破天荒地买了一只烧鸡,一截香肠和两瓶酒,他要好好地犒劳犒劳自己。    四  小牛的婚事总算定了下来。一家人都非常感谢老豁子,又因为老豁子的俩闺女跟老牛两口子一块住着,这就尤其显得两家人的亲近。街坊四邻纷纷夸赞老豁子,这让老豁子十分得意。  小牛结婚的那一天,老豁子还被邀请当了证婚人,心里美滋滋的老豁子喝得酩酊大醉。邻居扶他回家的时候,他还跟人说:“我这叫,叫什么?叫什么?对对,叫成人之美。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帮助别人就等于帮助自己!都……都是……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亲邻居,我……我也要……发扬团结……团结友爱精神!”扶他的人热心地夸他:“你这回呀,可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了,老牛家一辈子都得记着你的。”  老豁子的老婆,可是满脸不高兴,两间房换成一间房,而且后边还是个臭水沟。真是脑子里缺根筋了!在她的眼里,有便宜不占,有好处不捞那才是傻种呢!把自己的好房子换人家的赖房子,还以少换多,这不是他们家老豁子的风格呀?老婆子百思不得其解。  老豁子没空搭理老婆的苦瓜脸。他每天从床上爬起来,就扒到房间的后窗户上,打量着屋后的那块空地。从他的房间后墙往外有六七米就是单位的围墙,围墙的外边就是积着臭水的旧护城河。  在他的眼里,这一点空地上已经出现了一座崭新的三间大瓦房了。可是他还不能说,他需要名正言顺地拥有这点空地,让别人无话可说。 共 1427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科学食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地区看癫痫疾病的费用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